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孙杨遭禁赛8年 沛纳海腕表去年与其签约志在东京奥运

针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一案,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孙杨败诉,遭禁赛8年,这场长达两年半的“拒检案”暂告一段落。

“孙杨没有完整地配合反兴奋剂机构的检查,没有给出有力的证明——为何破坏样本,所以触犯了相应的反兴奋剂法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秘书长马蒂厄·雷博说道。

收到裁决结果后,孙杨在社交媒体上用“震惊、愤怒和不能理解”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并表示自己坚决上诉。

在禁赛结果出炉后,截至发稿,赞助商们集体保持沉默,拒绝公开对此事发表意见,亦暂未出现终止合作的声音。

作为中国泳坛一哥,孙杨是国内最具商业价值的现役运动员之一,他手中持有不少代言合约。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孙杨代言的品牌包括361°、吉利汽车、沛纳海腕表、、乐歌人体工学以及WhollyMoly燕麦等,几乎涵盖衣食住行等领域。

据体育媒体ESPN的统计数据,孙杨的代言年收入达到24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4万元)。

就职于国内大型公关公司的Summer向界面新闻表示,赞助商之所以沉默,一方面是因为孙杨律师团队将向瑞士联邦法院提起上诉,当前裁决仍不代表最终结果。

但根据《瑞士国际体育仲裁报告》的数据,CAS的判决在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翻案率仅有7%,孙杨的上诉成功机会较为渺茫。

此外,Summer认为,“现在事件争议较大,舆论声音相对分化,现在可能不是赞助商表态的好时机,一般这种情况很少高调发声,先选择静观其变比较合适,尽可能避免负面信息对品牌造成影响。”

相似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田径名将刘翔代言的品牌超过10家,在他宣布退赛后,大部分都保持观望的静默状态。

企业与代言人签订的品牌代言协议中,一般存在道德约束条款。一旦代言明星发生负面事件,品牌方有权援引相关条款以解除合同,甚至有可能追讨赔偿。

一位法律行业从业者向界面新闻表示,尤其针对运动员代言人,兴奋剂相关事件通常是道德约束条款的核心领域,但不意味着运动员一旦出现问题就要承担责任,“品牌商有追责权利,但是不一定选择激活该条款。”

体育咨询公司关键之道CEO张庆亦表示,“在合约规定下,品牌方则会进退有据,也有可能品牌方拥有追责权利但是并不使用,这需要看双方协商情况。”

今年恰逢东京奥运会,原本志在冲击自由泳大满贯的孙杨,成为企业奥运营销的重要看点之一。

尤其是,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去年修改一项关于运动员商业规则的条例,将放宽在奥运期间对运动员展露非官方赞助标识的限制。除了国际奥委会官方赞助商,其他企业可以通过赞助运动员来参与奥运营销。

去年刚刚与孙杨签约的沛纳海腕表、乐歌人体工学以及WhollyMoly燕麦,无疑都冲着奥运年的绝佳时机。

此外,作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官方合作伙伴,吉利汽车去年还宣布由孙杨担任其亚运会推广形象大使。

若孙杨最终无缘东京奥运会和家门口的杭州亚运会,对于押注重金的赞助商而言将是一次沉重打击。

在营销目标落空的情况下,Summer认为,“接下来估计肯定会有品牌方解约,但是企业一般选择低调处理,不去大肆宣扬。”

这并非孙杨首次出现负面事件——伦敦奥运会后,他曾因无照驾驶与公交车相撞,被警方拘留七天,还因为与空姐恋爱、与恩师决裂而备受争议。2014年孙杨还因误服违禁药物遭罚,这次前科成为CAS重罚8年的依据之一。

更为人熟知的是,雅加达亚运会,孙杨在200米自由泳决赛中获得冠军,却身穿个人代言的361°服装领奖,并非按照规定穿上中国代表团官方赞助商安踏提供的领奖服,这在世界体育史上几无前例。

一系列事件使得孙杨遭到不少赞助商的抛弃,在其现有的代言企业中,仅有运动品牌361°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双方牵手长达8年,而其他品牌商多是近年签约。

2016年的莎拉波娃禁药风波,是近年兴奋剂领域较受关注的名人事件之一,她因误服违禁药米屈肼被禁赛15个月。

事后,赞助商泰格豪雅随即终止与莎娃的合约,表示不再与其进行合作。保时捷与耐克则先后暂停合作,采取观望姿态,联合国发展计划亦收回莎娃亲善大使的身份。据《福布斯》估计,这次事件使其损失5000万美元。

相较之下,孙杨鲜有国际品牌合约,整体商业代言规模或不及莎娃。即便如此,深陷泥潭的孙杨若遭遇解约潮,商业受损程度同样不容乐观。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QQ:1546564896

手机:021-36160331

电话:021-6686-3417

邮箱:1546564896@qq.com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城银路41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