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常见问题

“拯救”中滔环保 李思廉与陈卓林联手了

  乐居财经李奕和 发自广州

  因李思廉、陈卓林两位地产大佬的罢免动议,中滔环保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此前,该公司早已被资金、诉讼、违法等诸多问题缠身,并因持续停牌近两年而屡次曝光。

  2月22日,中滔环保(01363. HK)公告,其于2月4日接获Hammer Capital Private Investments Limited(Hammer)发出的呈请函,要求其根据公司组织章程细则第58条召集本公司股东特别大会。

  内容之一,是罢免黄青为该公司董事;其二,是批准林玮瑭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

  据了解,Hammer是中滔环保拥有8.35亿股表决权股份的实益拥有人,占该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3.22%。

  而本次事件最为外界所关注的焦点在于,上述议案得到了李思廉、陈卓林的支持。

  在上述所提及呈请函中,载有经李思廉、陈卓林及名通投资签署的确认书,三者支持召开股东特别大会,并拟于股东特别大会上投票赞成上述决议案。

  资料显示,李思廉、陈卓林及名通投资三者是该公司834,536,000股有表决权股份的实益拥有人,于2021年2月4日,该部分股权占中滔环保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3.21%。

  受此次呈请函影响,同于2月22日,中滔环保宣布,黄青已由执行董事调任为非执行董事,且不再担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而现任执行董事林玮瑭已获委任为署理董事会主席兼署理首席执行官。

  两起人事变动,均自2021年2月19日起生效。

  根据中滔环保的最新董事名单,该公司董事会由7名人士组成。当中,执行董事为林玮瑭(署理主席)、文伟麟、伍畅标三人;非执行董事为黄青;独立非执行董事则包括何景涌、方伟豪、黎碧芝。

  “大佬”的小心思

  此次被要求罢免的董事黄青,是中滔环保主要股东徐湛滔的配偶,该人士35岁,于2019年加入中滔环保。在去年5月12日,黄青才刚接替丈夫徐湛滔成为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

  当年4月8日,徐湛滔因投入更多时间处理个人事务,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等职务。

  事实上,这起提呈罢免事件的始末并不复杂。问题的关键是:为何作为控股股东的徐湛滔,会让小股东罢免自己妻子的董事会主席职位?李思廉、陈卓林两位在房地产业有极高影响力的两位大佬,为何出现在其呈请函中?二者为何要联名要求罢免、任命该公司董事?

  首先,小股东提呈要求罢免大股东配偶的董事职位,站得住脚跟吗?

  公告称,根据该公司组织章程细则第58条,任何一名或多名于递呈要求日期持有不少于公司实缴资本(附有于该公司股东大会表决权利)十分之一的股东,随时有权透过向董事会或公司秘书发出书面呈请,要求董事会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处理有关呈请中指明的任何事项。

  以李思廉、陈卓林及名通投资三者所持该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3.21%权益看,这并非难事。此外,李、陈二人在行业的影响力,或也成为推动这起罢免的主要原因。

  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乐居财经表示,李思廉与陈卓林合并持有中滔环保超过10%的股份,是有权召集股东会并依据公司章程对管理层提出任免动议的,如果获得大股东的支持与同意,就会形成生效决定。

  “如果不能获得大股东支持,以李思廉和陈卓林的影响力将此动议公开,自然也会影响公司形象与股价,从而引发其他投资人对大股东与管理层的压力,有可能也会迫使现任董事会主席被迫辞任。”

  明说资本创始人程继明也分析称,第一,中滔环保在做特殊决议时,关联方需要回避,控股股东徐湛滔和黄青是夫妻关系,不能使用投票权,如果再扣除公众股东持股,那么在特别股东大会上,可以通过投票罢免黄青职务。

  第二种情况则是,徐湛滔默认小股东罢免黄青。这并非没有先例,如当当网李国庆、俞渝的实控权之争就是很好的例子。

  但显然,这种情况并不适用于中滔环保。纵观这起罢免,与其说是中滔环保内部的实控权之争,倒不如说其压力是来自以李思廉、陈卓林为代表的富力和雅居乐。

  据了解,富力地产(02777.HK)实际上是中滔环保上市前股东之一。李思廉曾于2009年12月斥资1080万持有该公司6%股权,其持股量于中滔环保上市后摊薄至4.5%。

  而根据中滔环保2020年半年报,李思廉作为中滔环保实益拥有人,实际持有该公司536,716,000股股份,股权占比约8.5%。

  以陈卓林为代表的雅居乐 (03383.HK)与中滔环保的联系,则是通过一起收购建立。2018年9月,中滔环保与雅居乐生态订立协议,向雅居乐生态出售6家全资附属公司各自50%股权6家公司的主要业务为供水及污水处理、固体废物处理、土地平整、供热服务、发电和危险废物处理。

  有业内人士称,从李思廉与中滔环保的交集看,其上市后股权稀释到4.5%,后通过二级市场多次增持,成为二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8.5%,意图应该是想要掌控一些话语权。从上市公司的角度看,持股超过5%以上的股东,有一定市场影响力,对大股东有一定牵制力,股份变动也需要公告。

  资料显示,李思廉关联企业中有一家广东华南环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于2002成立,经营业务覆盖环保项目投资;固体废弃物处理及综合利用项目以及处理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等。李思廉和富力联席董事长张力分别持有49%股权。而张力此前更多次表示对环保行业的看好。

  此外,雅居乐的环保业务更不用说。作为雅居乐旗下板块之一,雅居乐环保自2015年底成立,目前业务已进驻50多个工业重镇,遍布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

  “拯救”中滔环保

  作为广东省最早进行工业废水集中处理的企业之一,中滔环保目前已停牌近两年,面临违法、业绩不振、资金被追讨、法律诉讼,以及实控人涉嫌诈骗等诸多问题缠身。

  这都引发了中小股东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不信任,从而进一步促成了此次的罢免事件。

  据了解,2019年4月1日,因延迟刊发年度业绩及可能延迟寄发年报,该公司股份正式停牌。随后,该公司2018、2019年年报延迟近两年,至去年12月才得以披露。

  2020年12月底,该公司称相信已达成所有复牌指引,股份须待联交所信纳公司达成复牌指引后方可于联交所恢复买卖。但截至目前,该公司股份仍在停牌中。

  业绩方面,中滔环保已滑落到危险边缘。2018年,中滔环保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巨亏,归母净利润为-38.73亿港元。其主要原因,是期内资产减值损失超30亿港元,包括物业、厂房及设备减值损失18.8亿港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5.22亿港元,应收前董事款项减值损失2.45亿港元,及商誉减值损失1.68亿港元等。这是中滔环保上市来首次计提资产减值,几乎是当期营收的3倍。

  此后,中滔环保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止2020年6月底,净亏损0.93亿港元。虽有亏损收窄,但此时的中滔环保已经资不抵债,净资产为-2.26亿港元,账面现金只剩下4372万港元。

  去年1月,中滔环保主席徐湛滔遭两公司分别入禀高等法院,两原告Goldteam Group Limited及Precision Faith Limited于2018年3月及9月,分别向徐及其公司借出数笔款项,至到期日仍未归还部分款项,截至2019年11月仍欠付本金连利息共逾3.5亿元

  此外,中滔环保及旗下公司还曾多次因犯污染环境罪,被多次罚款。更为严重的是,2019年6月,该公司称,中国执法机关对该集团若干附属公司展开法律诉讼。两名执行董事徐湛滔及徐炬文,就作为有关涉嫌诈骗若干法律诉讼中的被告人。

  中滔环保当时就称,其引起联交所疑虑,即管理层诚信可能对投资者构成风险及损害市场信心。尤其,当时徐湛滔还作为该公司主席及控股股东。

  经营与业绩诸多问题之下,中滔环保的高管人事也很动荡。仅在去年,该公司CEO陆小安、CFO梁振杰、执行董事袁广华、执行董事张少辉等相继辞任,董事会离任高管达12人。而在2017-2019年间,辞任的首席执行官还包括卢已立、许振成二人,CEO职位几乎一年一换。

  资料显示,最新获委任为署理董事会主席兼署理首席执行官的林玮瑭,加入集团前,在信达国际、申银万国、博大资本有多年的履历,其还曾在物业开发商中任首席运营官,负责并购、人力资源、投资决策、企业发展及内部监控,有丰富的企业融资业务管理及内部监控经验。

  对于四面楚歌的中滔环保而言,林玮瑭替代黄青的上位,或昭示着一个新的开始。无论对企业发展,还是资本市场的投资者,都是最好的交代。而李思廉、陈卓林两位地产大佬的联名罢免,正是触发中滔环保做出改变的最初那根发条。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QQ:1546564896

手机:021-36160331

电话:021-6686-3417

邮箱:1546564896@qq.com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城银路41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