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健康码两次变黄、景点关闭、错过长春,东北四省之旅意外频发

国内疫情虽仍然有反复,但由于防控得力,风险小了很多,生活、经济都在恢复正常秩序。不过旅游仍然处于半死不活的境地,一方面是相关产业的从业者叫苦不迭,另一方面是出游者仍然会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性并非来自疫情,而是各地不同的疫情防控措施。本次东北四省之旅,跨越内蒙古赤峰、兴安盟、呼伦贝尔;黑龙江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辽宁的沈阳、锦州、葫芦岛;河北的遵化、北戴河等地。

原本计划中的旅游目的地吉林长春,由于沈阳将吉林全省列入重点地区,而不得不放弃。呼伦贝尔以及黑龙江的景点由于疫情关门,而失之交臂。甚至同行者还出现了两次健康码变黄,需要居家隔离的惊魂时刻。

下面将一路的经历写出来,供近期有出行计划,特别是前往内蒙古或者东北地区的人参考。

本次旅游计划很早就开始筹划,当时判断疫情六月份就会平稳下来,却没想到还是受到了很多大的影响。

6月19日一早从天津出发,选择在河北遵化下高速吃饭并采购食物与水。进入超市购物需要出示健康码,饭馆吃饭没有限制,街上的人普遍佩戴口罩。

当晚入住内蒙古赤峰巴林右旗,住宿和进超市需要出示健康码,未见其它防控措施,街上很多人未佩戴口罩。此后的巴林左旗、科尔沁右翼中旗、柴河镇都是这个状态。

柴河镇如今也算是呼伦贝尔阿尔山一线的旅游重镇,镇上旅馆饭店很多,虽然已经进入旺季,却由于疫情原因游客稀少。我们入住号称镇上装修最好的酒店,原本二百多的房间,只花了八十元。

第一次遇到公路上的关卡是在塔尔气镇,但并未有任何拦阻检查,镇内也少有人佩戴口罩。

但是当晚抵达同属于呼伦贝尔的博克图镇时,不但整个镇子封闭只留下一个出入口,而且盘查非常严格。需出示健康码、近日行程,还要口述个人信息由工作人员手写登记。工作人员还很热心地询问了很多明显不属于登记范围内的信息,并表达了对于专程来这个小镇旅游的不解。

博克图镇内佩戴口罩的人不多,住店需要出示健康码,吃饭则依然没人管。不过本次行程的重点目标,百年机车库因为疫情关闭,想到院子里拍张照片都不允许。

博克图到牙克石一路上的乌奴耳和免渡河都有公路设卡,但都没有实际的检查。牙克石进城的主路上有设卡检查健康码,但往根河方向的道路没有设卡,城内吃饭没有任何检查。

总结一下,在内蒙古境内防疫最严格的是博克图,但似乎只是对“外人”严格,在我们登记的十几分钟里面,数辆悬挂本地车牌的车辆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进入。镇内的集市、聚集聊天、晒太阳、打牌,一切照旧。

我们从尼尔基镇西渡诺敏河进入黑龙江,一路直达富拉尔基,沿途并未遇到任何关卡。只是在路上看到梅里斯是整个被封闭的,富拉尔基的小区全部是封闭的。

富拉尔基的酒店大多是洗浴的配套,适逢端午假期,很多显示满房,这让我们有些惊诧于当地消费的强劲。不过后来发现一家显示满房的酒店已经关了门,不知道其它的是否也是如此。

当地小区全封闭管理,进出都需要扫码,不过路边市场什么的都照常运营,并未受到影响。

昂昂溪的火车站街区已经成为中东铁路博物馆,需要扫码进入。进入大庆境内需要扫码,住店也需要扫码。住下之后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我们,直接叫了外卖,没有外出就餐。

同行的人进超市购物时,发现自己健康码变黄,一下子慌了。他需要在沈阳乘坐飞机,如果健康码一直是黄色的,不但吃住是问题,也无法乘坐飞机。

从发现健康码被黄之后,通行者一直在打电话给富拉尔基、昂昂溪、大庆、哈尔滨、黑龙江的相关部门。在历时数个小时,已经接近哈尔滨的时候,终于大体搞清楚了原因。

同行者的手机号码注册地是北京,他虽然一直在深圳,但是仍然被黑龙江的系统自动标记为健康码黄色。但是联系到的所有人都表示自己无权修改健康码,有权修改健康码的人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哈尔滨高速口的检查确实严格,分为三道,但是由于阻塞的车辆也多,最终依靠绿色的行程记录,我们还是进入了哈尔滨。

我们入住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宾馆,在前台的帮助下,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沟通、提交材料、再沟通、再提交材料的循环,最终健康码由黄变为了绿色。

哈尔滨的酒店宾馆,最少是马迭尔的要求是近日行程不能涉及北京、沈阳苏家屯、吉林全省,健康码必须为绿色,否则不能进入。

哈尔滨不但住宿需要扫码、吃饭需要扫码,甚至走在大街上都会被要求扫码,因为大多数街区是封闭的。人行道被铁丝网拦成了一段一段的,如果要进入其中的商店,必须从唯一的出入口进出,这显然已经影响了很多店铺的生意。

总之整个黑龙江防控措施都很严格,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影响了当地日常的生活和经济活动,也增加了外来游客行程的不确定性。单就旅游来说,短期内不建议进入黑龙江。

在哈尔滨盘桓两天之后,继续前行。原本在计划中的犹太人墓地,也关闭了。不太明白的是,这种完全露天的场所,又不是热门旅游景点,关闭的意义在哪里呢?

按照计划下一站是长春,然后是沈阳。沈阳的重点目标中国工业博物馆,需要提前电话预约。而打电话预订时,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有过吉林行程的人不接待。怕有误会,还特意问了,只到过长春也不可以么?对方确认,到过长春不行。

这就很纠结了。同行者需要从沈阳乘坐飞机,担心如果因为长春的行程记录,最后无法登机就麻烦了。最终只得放弃了长春,改为直达沈阳。

结果担心什么来什么,在快到沈阳的时候,同行者的沈阳健康码又变成了黄色。沈阳健康码比黑龙江好的是,直接列明了染黄的原因——黑龙江标记。

各省健康码有数据共享,黑龙江上传了健康码变黄的信息,而辽宁则采信了。需要指出的是,同时查询其它省份健康码,则仍然是绿色。其中有何原委,就不清楚了。

同行者只得再次开始拨打电话,但这一次却找不到可以查询的部门。最后找到沈阳防疫部门的电话,对方却表示并不清楚健康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在负责。

提心吊胆地下了高速,沈阳道路上没有设卡。入住酒店,健康码黄色无所谓,行程是绿色的也可以,顺利入住。超市、饭店没有防疫检查,也不强制佩戴口罩。

相比哈尔滨的任何一项检查有问题就是有问题,沈阳的只要能证明你没问题就没问题显然要更加合理一些。在沈阳大多数场所也没有对重点地区自己扩大的问题,街头常能看到京牌车,显然在这里它们也没有被区别对待。

其后走的锦州义县、葫芦岛绥中、河北秦皇岛都未感受到风声鹤唳的疫情防控,生活、经济秩序已经恢复如常。

至于同行者的黄码,当天晚上自己变成了绿色,应该是黑龙江更新的数据被辽宁同步了吧。其后他离开沈阳,经停福州,抵达深圳都很顺利。最让他感慨的则是深圳机场的火热气氛,和其中投射出来的南北大不同。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QQ:1546564896

手机:021-36160331

电话:021-6686-3417

邮箱:1546564896@qq.com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城银路41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